這次出國前的身體狀況,
是有史以來少見的糟糕......
慘烈到,
出國前一天還去醫生那裡挨了兩針,
抱回一整包的藥跟自己裝進去的靈芝、維他命、巴拉巴拉有的沒的藥品。

甚至到即將到機場的前一刻,
體溫還可以明顯感覺到在飆升中。

冏rz......

等一下,
如果測體溫過不了關,
被條杯(條子伯伯)攔在海關前不就死定了,
我要出去玩啊~~

(以上,正是妹妹內心當時的OS狀況。)

好險,
體溫雖高但似乎還沒有達到發燒的地步,
人家還是順利地搭上飛機。

鏘鏘!!

卻沒想到這才是慘痛經驗的開始啊~~(仰天長嘯)

人家我坐飛機跟船從來沒有暈機、暈船或因氣壓變化造成身體不適過。

N‧E‧V‧E‧R

頂多坐那種開車技術很爛的客運(公車)會暈車,
其他可是半點兒事也沒有。

沒想到,
在香港及曼谷降落的時候,
右耳痛到讓我初次嘗到「痛不欲生」的地步,
我還想為什麼不死死算了,
幾乎達到無法忍受的情形。

也就在這個時候,
我唯一的念頭居然是--

等一下如果從耳朵「爆‧血」出來的話就搞笑了,
腦中浮現的是隔壁友人被噴濺血花的模樣............●rz
我還不停的用寫的方式,
(因為已經痛到耳朵完全聽不到的地步。)
問前頭的弟仔說:
有沒有看到我耳朵流血出來,
等會兒真的爆開來的話,我會不會是第一個坐飛機人體爆炸的蠢蛋。

(孟克的吶喊)
偶不要啊~~這樣好蠢喔~~

總之,
我就在滿懷擔憂中倖存回到地面,
嗚、真是老天保佑啊!

(後續發展,
落地後耳朵不管怎樣吞口水都無法恢復正常,
人家我只好再度冒著生命危險,捏鼻子、閉嘴巴吹氣,
用力到覺得自己可能會爆開的狀態才讓它重拾過往的聽力。
小朋友,
這是危險動作不要學啊!!)

YOYI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