簡單犯罪

細心、謹慎,任何一個螺絲都可能是關鍵所在。

呃、這真是一本黑暗的小說。
內容充斥著病態的群眾、醜陋的人性、自大的態度,在這裡頭沒有一個人是可信的,甚至人人都可能是犯罪者,更別提正義使者期待看到的甜美果實,——壞人終將繩之以法。
 
嗟!別傻了。
 
美好的現實都只將出現在夢中,
所有的人都知道,真正獲罪起訴、服刑的不過就是千萬人中的滄海一粟。至於如同書中這樣的精神障礙者,法律?道德?根本就拿他(她)一點兒辦法也沒有,他們就是存在於社會的一顆不定時炸彈。
 
或許是作者本身經歷的緣故,書中對於人性的刻劃可說是栩栩如生,無論是被害者、加害者,還是想從中分一杯羹的路人(們),雖然看著讓人毛骨悚然,卻也情不自禁地一頁接著一頁翻下去,絲毫不會有窒礙或不忍閱讀的心情湧現,非常的流暢自然。
莫怪乎電影的版權業已賣出,這真的是一篇拍成影像肯定更憾動人心的故事,
只希望能找到適當的人選來詮釋,別白白浪費這麼好的題材。
 
基本上,
在我看來他們每一個都有病,而且都病得不輕、深入骨髓;
但細細思維,這個社會不也是如此嗎?為達目的,不擇手段或是其他類似的想法,這本身就是一種弔詭的作為,若非病了,怎麼會覺得這樣是對的呢?
我總在想,很多時候並不是做好事或壞事的問題,而是做對事與錯事的差別。
好事可能並不正確,壞事也非全然不好,最簡單的例子就是【善意的謊言】,總之,就是需要用腦袋去判斷、思考,怎樣做才行就是了。

最後插個衍生話題,
說真的,對於精神障礙者(OS:可以直接說神經病嗎?!囧rz)我真的很難分出一滴滴的同情心出來,(努力用拇指及食指表達那根本不存在的距離)
或許是我及家人曾飽受這類人的威脅與苦痛,最後還捨棄家園地落荒而逃。

跟他們壓根子就沒有一點道理可講,
正常的時候,忘了昨天還對你咆哮、吼罵,笑臉迎人打著招呼;不正常的時候,把我家大門踹得是乒乒乓乓、還祭出家人遺照擺放在出入口處,尋你晦氣。
她喜歡誰、討厭誰,沒有理由——就好像她說:討厭我家的理由是看起來太幸福了,讓她感到忌妒、厭惡。(真的是欲加之罪,何患無辭)
也就因為她擁有一張證明她腦袋壞掉的診斷書,就如同拿到尚方寶劍一樣,沒有人能拿她有辦法,就連里長、警察也是。

大家都認為,不怕碰到壞人、就怕碰到瘋子。
壞人還可以說理,至少還有腦袋,而瘋子你期望聽到什麼答案呢?突然一個菜刀砍過來,這在新聞上時有所聞,結果勒?
所以在看本書的時候,我真的很能想像對待精神障礙者的那種壓力,處處小心翼翼、時時提心弔膽,
每次看到那種瘋子砍人的新聞時,我真的只覺得——快點讓他(她)砍掉帳號重練吧!
不然讓他(她)搬到判他(她)刑的法官隔壁住也可以,反正是你放他(她)出來的啊,這不就表示對他(她)信心滿滿嗎,是吧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OYI醬 的頭像
YOYI醬

看見一隻魚在雲朵上跳芭蕾舞

YOYI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